番茄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武林也外传 > 第125章 武当山无鸣露敌意 朝天宫师弟藏机锋

第125章 武当山无鸣露敌意 朝天宫师弟藏机锋(1 / 1)

众人跟着自称武当山外门管事的中年道士上山,目光接停留在无精打采而又紧随其后的月落身上,皆是忍不住笑意。

原来,片刻之前,已经脑补好一场武当山山门前独身劝退各小门派的大戏的月落,还没有开始表演,就被突然出现的管事打断了表演,变成了管事的一人秀。

事实上,不论是管事严肃的外表,一剑在石板地上刺下半尺时的威风,还是他搬出的武当山之威信,都稳稳震慑住了蠢蠢欲动的那群宵小之辈,显然,这不是学艺不精的月落能够耍的出来的控场范儿。

月落的陌生面孔和来自无尘师叔的引荐信都证明了自己的身份,但是管事看起来好淡定的样子,无非就多瞄了一眼便继续带路。

半山腰的建筑群出现在众人眼前,像揭开面纱的美人,所有的惊艳都是预料之中的,却又深深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。

错落有致的屋舍像一个个独立别墅,让月落有一种小区即时感,而且山腰的一丝丝来自顶端的雾气笼罩在上方,没有丝毫压抑,反有一种说不出的祥和。

偶尔有三两为伍的人群来来回回路过,都是很友好的与带路的管事热切互问,直到此时,月落才知晓这管事道号无鸣。

无究泽野、哀鸟而鸣。

“你们来的有些晚了,各大门派的人都安置了不少,再加上山下几个领头的,眼下只剩两间客房,你们且先将就着,明日等见过掌门,再做安排吧。”高冷的无鸣道长说完便是转身离开,月落连句客套都未来得及。

佟湘玉眼看着对方远去,连忙凑上来问道:“小落,额咋感觉他对你有敌意啊?”

月落其实也想知道,但是这是哪儿,这是武当啊,自己当然不能也这么认为,只是假意无所谓道:“哪来的什么敌意,我第一次见他好吧,有也没得罪人家,或许人家就是这么高冷傲娇呢。”

其实几人倒是蛮想提醒月落回忆一下,先前和那些各大门派的人打招呼时,这位无鸣道长可是笑的好嗨哦。

两间客房,还好不算太小,两间客房正巧是一个院落,倒也省的隔太远,两间客房皆是一大一小。

商量过后,其实也不用商量,四个男的一遍,五个女的一边,会武功的老白和半吊子的月落,以及郭芙蓉和祝无双睡各屋的外间值夜,虽然这里是武当山的地方,但是周围住户可都是说不准哪路人马的牛鬼蛇神,搞不好隔壁就是个彪莽巨汉,胸口一大撮毛的那种。

一夜无话,各怀重重心事。

早间,自有小厮打扮的人送来早点,馒头烧饼、米粥酱菜,这对于初来乍到没吃到夜宵的几人来说,暂且算作绝顶美味吧。

众人用过早餐片刻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离门最近李大嘴上前开门,只听外面传来:“请问落生师兄在吗?”

李大嘴让开身子,露出门外两个小孩,真是昨天山门前的两个,昨天都忘了问人家叫啥。

月落连忙上前,态度很好的回道:“不知二位师弟如何称呼?昨天忘问及,倒是为兄失礼了。”月落禁不住拽文,毕竟人家都自称师弟了嘛。

俩童子连忙抱拳,先后报道。

“我叫月光,见过师兄”

“我叫日光。见过师兄。”

“二位师弟客气客气,我叫花光,请多指教。”

月光:?!

日光:?!

众人:?!

一顺口,月落还是忍不住皮了一下。这也不怪他,实在是这名儿让他忍不住想要接。

俩师弟说明来意,原来是掌门和无尘师叔得知月落一行人昨抵达武当,今天一早便已在天柱峰朝天宫等待月落,他二人则是来替师父传唤的。

让二人意外的是,待他们说完,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师兄居然对天柱峰朝天宫一点不吃惊,要知道那里可是多少江湖人神往,欲一探究竟的仙地!不愧是师父们看好的归宗弟子。

其实,最先惊讶的却是白展堂,而月落则是还没有反应过来,天柱峰就是他自理解的所谓的金顶山,因为金殿的缘故,金顶山这种俗称也比较普遍,说他的正名反倒一无所知,这也是月落很淡定的原因。

无知则无畏!

“小落,你带上我们一起呗,那可是朝天宫啊!我好想看看传说中的长明灯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以一眼万年!”郭芙蓉最先跳出来,有些激动不已。

郭芙蓉的话立即引起了众人向往的目光,朝天宫啊,所有江湖人梦寐以求的打卡圣地,在江湖传说之中,那里是武当派最接近仙人的殿宇,金铸殿身,尤其是那盏不灭长明灯,经年不熄,哪一个不引得江湖人或神往或觊觎。

而对于自幼向往闯荡江湖,刀光剑影快意恩仇的郭芙蓉来说,天柱峰那是连自己亲爹都向往而不得往的地方,若是自己能去一趟,哪怕只是走个过场,将来回京城对老爹吹嘘时也能多一点底气,并为自己的江湖行添一笔重彩资历。

事实上,在座的各位里,无论是新晋衡山派掌门莫小贝,龙门镖局大小姐佟湘玉,老江湖白展堂,还是在葵花派待了整整六年的无双,哪怕是向往江湖却身无长物的大嘴秀才,也是对天柱峰或者说金顶山,以及金顶山上的金殿多多少少知晓只言片语的传闻故事。

似乎只有月落自己,啥也不造……

郭芙蓉的话无疑让众人都心动了起来,要是能借月落的去近距离看看,怕也是人生一大美事,于是乎,众人齐齐看向月落,目光中满满的期待。

事实上月落也巴不得众人想去,毕竟自己一个人还是有点怂的。

唯有白展堂,似乎不是很乐意,为难的说道:“武当山天柱峰那是武当的门面,岂是你们这帮人想去就去的,咱就老老实实待着吧,别去给人家小落添麻烦了,万一让武当的前辈们不高兴了,小落不就白来了一躺。”

乍闻白展堂的话,众人颇有几分自愧,都觉得自己想凑热闹的想法是不对的。

瞧见众人的神情,白展堂一乐,继续说道:“是吧,咱们呐就乖乖的呆在这里,别给人家武当添麻烦,深藏功与名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将跃跃欲试已经起身的佟湘玉引导着想让她坐下。

搞定了佟湘玉,基本上其他人也就翻不了什么泡,白展堂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。

莫小贝眼看嫂子要屈服于宏宏大道理之下,连忙上前拽住嫂子的衣袖同时看向白展堂,疑惑道:“白大哥白大哥!那可是长明灯哎,还有金子做的宫殿,你怎么会一点都不心动的呢?要知道你可是堂堂盗……”

话未说完,便被及时反应过来的白展堂一把捂住嘴,生怕她说漏嘴让在场的日光和月光听了去。

莫小贝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,丝毫不在意被捂住的嘴已经晓得咧开。

“到啥啊?”

年幼一点的月光,先好奇的开口问道。

白展堂只犹豫一秒,便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到……到紫禁城看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决斗!”

“呵呵……哈哈这位施主说笑了。”

二人皆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这真当自己二人是啥也不懂的小孩子了嘛,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哥哥,你去哪里瞧见了五十多年前的前辈的对决,奈何桥上嘛,不过二人也知道涉及人家的私事,也不好多问。

而郭芙蓉要不怎么说是莫小贝的最佳互损闺蜜,她成功读取到了莫小贝通过眼神传递的计划。

“就是啊老白,虽然你曾经上天入地去过很多地方,但这里可是真正的圣地哎,就算你曾经是那啥,也怕是没机会近距离感受一下这种地方吧,今天咱大家占了小落的光,你就不要扫兴了吧。”

听得懂的自然就是懂了,比如白展堂变反应过来自己这算是被“威胁”了呀,看着大家都期待,恩,身边这位也是两眼发光,想想都已经这么多年了,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,总不能让大家败兴而归啊。

一咬牙,狠心说道:“去去去!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咱也不好坏了大家的兴致啊是不是。”

月落见内部协商后已经意见统一,便钮头看向日月二人欲开口讨个便宜。

“落生师兄不必多虑,想来师父和师伯并不会介意师兄的亲近之人一同上山,只是能否进殿一观怕还是要到时候还要师兄自己开口相求。”

“那是那是,多谢师弟了,事不宜迟,咱们赶紧上山吧,免得师叔们久等了不是。”

不消盏茶的功夫,兴致满满的月落已经开始一步喘三喘,望着脚下这条仿佛插入云霄的登云阶,信步而行的二位师弟,他只觉得自己怕是要当场去世,若不是实在不想在晚上面前太垮,他恨不得直接把自己挂在白展堂身上,求大佬带他一程。

再看看众人,白展堂一带二,左手李大嘴,右手绿秀才,哦不好意思,是吕秀才。佟湘玉被郭芙蓉和祝无双二保一,虽然也是有些步履踉跄,但也没有月落那般狼狈,什么?你问莫小贝?人家就是个皮猴子,在七侠镇的时候便是三天两头忘翠微山跑,爬个台阶而已,对她来说真心不在话下。

终于在连白展堂也开始有些带不动的时候,一行人如愿抵达山顶。准确的说是踏上道阁。

清晨时分,正是太阳初升之际,金黄洒在楼阁之上,三间屋子彼此互衬着独一无二的耀眼,通体黄金原来也是可以大俗至雅的。尤其是这座宫殿仅仅是远远一眼,便能感觉到它的精致。再配上那还未散尽的雾气,凭空多了一份仙气飘飘的感觉。

一时间,所有人都看呆了,连上气不接下气的慌乱欲烦杂都在此刻慢慢平复,归于安宁。

除了某个有些局促不安的本意不想上山的家伙……

“诸位在此稍候片刻,我二人先去通报一下。”

朝天宫宫殿内

正中间摆放着一巨大的石像,下首则是供着香火,最惊艳的还是石像咫尺之距那盏长明灯,在殿内两侧的万千火盏的映衬之下,更显至高。灯烛之中,一颗透着浅绿色泽的珠子在烛火的映衬下更是光洁,隐隐显露珠身内的字纹,颇显神圣。

“师父,落生师兄已经带到,只是他非要带上他的那些朋友,弟子执晚礼,无能多言,只好一同带来候在外间,还请师父宽恕弟子的失礼。”日光近前,发现只师父一人当值,便缓缓对着石像下打坐的一道背影请罪道,话语之中的委屈感令人皱眉,毕竟谁会觉得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。

“无碍,掌门师兄不会介意的,你二人且先下去吧,让他们自行进来吧,你们昨日山门事件的处理很不好,都回去将道藏再复一遍吧,何时悟了再来寻我。”石像下的传来慢悠悠的话音,空灵的声音隐隐有一种大道至简的韵味。

“师父,其实……”

“去吧。”

猝不及防的月光看了哥哥一眼,几欲开口不成,又被其眼神制止,想到自己终究要听命于相依为命的哥哥,便不敢再考虑开口的事情,只得低头不语,免得被察觉异样。

二人得令,只好慢慢退出大殿,殿门关上,传来老者一丝淡淡无奈的叹息,俗世纷扰,自己终究是未能点化这两颗顽石,都是道运呐。

退至殿外,日光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心思依旧稚嫩的弟弟,警告道:“月,你已经入戏太深了,不要让你的私欲影响了你的立场!”

月光难得看见这般严厉的哥哥,不敢造次,只好默认。

二人因为关门,所以是背对众人,倒也无人发现不妥。

见两位师弟出来,兴奋地月落连忙凑上去,迫切问道:“怎么样怎么样,师弟,师叔他们怎么说?”

日光脸上挂上一丝淡淡的委屈,嘟嘴说道:“师兄,托你的福,我们可是被师父罚抄了道藏呢,不过师父也未怪罪什么,让你们可以自行进去了,我们还要下山做早课呢。”

“啊哈哈,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,要不回头师兄请你们下山去玄武街的大酒楼消费一顿怎么样?费用师兄全包了!”月落也有些不好意思,自己理所当然的带团给人家小朋友带来了困扰,自己也就只能用的吃的来赔罪了,反正这次出来钱是带够了的。

“好啊,那我们可就恭候师兄大驾咯。”日光脸上浮现一丝满意的笑,让月落也是心头松了口气挥手告别下山的二人,转身招呼众人一同随他进殿。

越过殿门就是传说之中的奇景,因此谁还会在意自己跟进去合不合规矩这事,大不了进去了再出来嘛,反正那个时候就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见了。

月落首当其冲,一把推开殿门,殿门不只是不是也是纯金的,反正月落只觉得手感清凉而沉重,就是没有嘎吱声的开门配乐,有点不得劲。

阳光抢过月落之前冲进殿内,肆意侵占殿内的每一个所能遍及的角落,似乎要与那万千长明灯的烛火比拼一番,袅袅香火朦胧,淡淡叮铃清脆。

一抬头,便是一巨大的石像,披散着长发,配上黑衣,金衣甲玉腰带,还有那脚下踏着的是五色灵龟,只见其拔剑而立,眼如电光,似乎随时预备冲出石像,斩妖除魔,传道受业。在其身边侍立着的是蛇龟二将,以及一对金童玉女。月落何曾见过这般满是道韵氛围的场景,一时间愣住,手也依旧搭在门帘上,就像是舍不得金子手感的乡巴佬。

直至被紧随其后的佟湘玉推了一把,月落这才回过神来,一眼瞧见那个融合于此景之中的那道盘坐石像下的身影,可不就是天外天玄幻小说里一样的顶级大佬的逼格,看来是大boss无疑了。

为表诚意,月落二话不说,快步上前,既是壮胆也是气势。

“弟子落生,拜见掌门师伯大人!祝师伯万古长青!”

最新小说: 斗罗之墨竹剑 遮天:关于我转生成天皇子这档事 诡秘:从魔女开始 我白锦一身正气 我要名垂千古 一万次相遇 我的女朋友是九叔传人 如果山海有星辰 柯南世界的替身使者 精灵之全职训练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