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(1 / 1)

“躲远点。”

许大茂着急忙慌找不到故障在哪。

应该说根本不会修,以前也没遇到过这种状况。

说是一个放映员,其实就是比一般人多认识几个字,运气好,动动手的事儿。

真要出什么问题,两眼抓瞎。

“许大茂,怎么回事?”

杨厂长也急了,要隔平时也就算了,大不了取消,都自家工人。

今天不同,会让兄弟单位领导看笑话。

“就好,就好。”

许大茂嘴皮子一搭,下意识回应道。

就好个屁,根本就找不到问题出在哪。

把放映机上下看了好几遍,连从哪拧开螺丝都找不着。

“要不,我来试试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许大茂脱口而出。

突然意识到不对,这声音的主人的何大清。

“就你,滚一边去,一个烂厨子,瞎起哄什么啊。”

许大茂斜着脑袋,鼻孔看人,一脸不屑。

“何大清,你真会?”

杨厂长耳朵尖着呢,看许大茂鼓捣半天,啥用没有,要不死马当作活马医?

“我可以试试。”

何大清点点头。

“让他试试,我对这个厨子很感兴趣。”

王厂长倒是很给没面子。

何大清微笑回应。

转头,看向许大茂。

“许大放映员,劳驾,挪一挪身子。”

许大茂一脸鄙夷,让开了一个身体的位置,嘟囔一句:“你以为你谁啊,什么都想试试,哼。”

何大清也不说话,屁股猛然朝着一边一撅。

“啊。”

许大茂飞出近两米远,倒在地上。

“哎,何大清,你……”

没等说完,看到几位领导的眼神不善,赶紧闭嘴。

这个年代的放映机,算是三代放映机,相比一代二代要小巧一些,便于携带。

北都每个厂子里都有放映机,也属于同一类型。

放电影在这个时候,还是稀罕玩意儿。

招待领导的时候,会当成一个必备的娱乐项目。

厂子里每个月也会放几次,也算是职工福利。

从外观上面来看,许大茂对于放映机的保养还是不错的。

“哪位师傅有工具,借用一下。”

何大清对着周围喊了一声。

本来就在工厂外面,工具自然不缺。

看何大清真要动手拆放映机,许大茂急眼了。

“何大清,你敢拆,拆坏了你赔得起吗?你……”

“我赔……”

杨厂长不耐烦地瞪了许大茂一眼。

这电影再放不出来,脸就丢大了。

几分钟后,何大清将放映机后面的盖子拆了下来。

“噗……”

吹了吹里面的灰尘。

“咳咳,这里有个皮垫卡住了,没什么大碍。”

何大清咳了一声,边说边不动声色地将皮垫上面的一块土豆皮拿走。

将盖子重新装了回去,很快拧好螺丝。

也不用许大茂,直接将放映机重新打开。

前面幕布上面的序幕又出现了,在电影名字之后顺利放出了后面的画面,没有任何影响。

“杨厂长,何大清是你厂子的宝啊,精通手艺不少。”

王厂长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何大清的欣赏。

这个年代,一个好的工人等到赏识的机会也多。

只是,杨厂长总感觉王厂长想挖人。

人才必须自己留住。

不经意间回头看了眼何大清,何大清点头回应。

许大茂张着嘴巴,半晌没说出来一句话,连屁股下面把积雪坐化都没感觉到凉。

突然感觉,自己这个放映员的位子有点危险了。

在几位领导面前丢脸了。

看着几位领导对何大清微笑点头的样子,心里咋就那么酸呢。

下一刻,翻身坐起。

“让开,回到你的厨房去,这是我的位子。”

许大茂伸手就拉何大清。

何大清把身子往后面仰了一下,斜着脑袋看了一眼许大茂的后面。

“你要不要先去换条裤子,都尿裤子了,大冬天的,看着都冷,小心感冒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“真尿裤子了。”

“湿了好大一片。”

“许放映员,快去换裤子吧。”

许大茂听着脸都绿了。

“呼呼呼。”

一阵风吹过,两条腿直打颤。

这才感觉自己屁股上,却是湿了。

“你,你给我等着。”

许大茂转头一溜烟儿就跑回厂子里。

后面传来一阵阵哄笑声。

看过了电影院中的3d电影,4d电影之后,这种电影总是少了一些感觉。

不过,看这样的电影更加亲切一些。

“师傅,给你买了袋瓜子儿。”

马华凑过来丢到放放映机的桌子上一袋瓜子。

何大清抬头看看。

这不是四合院外面胡同里卖瓜子花生糖果的老头嘛。

不少工友都买了一袋。嗑瓜子看电影才更应景,要是再有瓶啤酒,就更爽了。

哎,刚才马华叫自己什么来着。

“谁是你师傅?”

何大清疑惑道。

“您啊,以后您就是我师傅,教我炒菜。”

马华点头哈腰,赶紧贴了上来。

“别,你太笨,我不收徒。”

一包瓜子就想拜师,我这师傅也太便宜了点。

“啊。我,我努力点,我勤快点,您看,您每天也都挺忙的,可以帮你分担点不是嘛。”

马华一脸猪哥相,快赶上许大茂向李副厂长谄媚了。

看的何大清鸡皮疙瘩都掉一地。

“打住,再考虑考虑。”

何大清抬手阻止。

收个徒弟其实也不错,有的时候不想炒菜了交给马华也能干。

就像李副厂长要吃什么菜,完全可以马华出手。

以后约会,偶尔晚回来一会儿,应该也没事。

只是,要看马华够不够滑头了。

“好嘞。”

马华听何大清要考虑,那就是有戏。

从级别上来说,何大清的厨师级别,绝对够八级厨师。

有个八级厨师的师傅,脸上有光。

哪怕以后出去找个厨子的工作也好找。

真学的像何大清那么厉害,工资不是也可以翻一番。

马华已经开始憧憬未来了。

“坐够了没,滚开。”

许大茂换了条裤子急匆匆跑出来。

不敢耽搁一秒钟。

今天这事情一出,再耽搁就怕把这放映员的肥缺给耽搁没了。

“嘿,我说许大茂,你过河拆桥,我这帮你修好了放映机,你连声谢谢也没有,还要赶我走,有你这么做事的吗?”

何大清转头,一脸不爽。

前面不远处,坐c位的领导也听到了。

“何大清,你就在那坐着,等到电影结束,以免再出岔子。”

杨厂长回头看凶神恶煞的许大茂皱皱眉。

这个许大茂太过浮躁,缺乏对放映机基础知识认知。

心中已然有了一些别的想法。

“看到了,厂长让我坐这儿,你呢,滚一边去吧。”

何大清嘴角一抽,看着许大茂煞白的脸,有指了指刚才坐化的一摊雪水。

“要不,你再到那坐会儿。”

“你,你行,你就在这坐着,我陪你。”

许大茂脸上的肉随着嘴角抽搐,尽量压低声音在何大清的耳朵边说着。

“行,你看,你站我身后,闲着也是闲着,要不帮我捏捏肩?”

实在是感觉到这个高度刚刚好,位置也刚好,不动手捏两下,都觉得可惜。

“你,别欺人太甚。”

许大茂脾气上来了,说到一半,赶紧把声音压低。

往旁边侧了一下,不再站在何大清身后。

“师傅,我帮您捏。”

马华可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。

何大清也不拒绝。

难得的享受。

“哎,舒服,真舒服,这边使点劲儿。”

何大清干脆闭上眼睛,嗑着瓜子,听着电影,还有人捏肩,享受。

在电影快要放完的时候,杨厂长起身,走到何大清的身边。

“去炒几个菜,多炒点,用大碗装。”

杨厂长是在何大清的耳边说的,似乎还怕被人听到。

不过,何大清一听用大碗装就明白了。

兄弟单位的领导想打包剩菜。

“好,我先去。”

“嗯。”

杨厂长点头,重新坐了回去。

“孙子哎,位子还你,爷爷走了。”

何大清看许大茂濒临崩溃的脸大笑离开。

许大茂一屁股坐到从电影一开始就本该是自己的坐的椅子上,一脸愤怒。

牙齿咬的嘎吱嘎吱响。

双手摩挲着放映机,又摸了一下旁边的话筒。

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还在自己手里就好。

“马华,把下午剩下没炒的菜都拿出来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马华比之前更勤快了,还没正式拜师,必须抢表现。

厨房里人不多,但也有七八个。

想要拜师何大清学厨艺的大有人在。

每天菜香飘出来,都被折服了。

要是自己也能炒出这么香的菜,找对象就不愁了。

何大清有意让马华看,侧着身子让出观赏位。

切菜,切姜蒜,烧油,加菜,炒菜,加调料……。

一气呵成。

看得马华眼花缭乱,手也在跟着不停抖动。

心情万分激动,兴奋不已。

“冷静。想学成这样,还早。”

何大清不是泼冷水,自己这厨艺是大师系统给的,不是你个小帮厨能觊觎的。

就在最后一个白菜抄完之后,何大清愣了。

叮。

恭喜宿主厨艺满级。

【厨艺大师级:100100】

开启【鉴定技能】,【大师级鉴定术:0100】

赠送永久储物空间。

储物空间为真空空间,时间静止,可存储所有物品(活物除外),不会发霉变质,随存随取,全凭意念控制。脑海中忽然响起的声音,让何大清心中一喜。

迫不及待想要试验一下这储物空间。

期待已久,正愁着东西放家里要防着棒梗呢。

“你去把这些菜送包间去,应该电影马上就放完了。”

嘱咐马华一句,解掉围裙朝后面猪圈走去。

那边不会有人打扰。

马华还没来得及应一声,何大清已经消失在门帘外面了。

“以前也没见这么急过呀。”

马华嘀咕一句去上菜。

外面传来喧闹声,电影放完了。

时间刚刚好。

意念打开储物空间。

正在疑惑间,识海当中出现了六十平米的空间。

可以把钱放进去,还有粮票肉票啥的。

刚有个想法,储物空间的角落里放着几十块钱,还有没来得及交给何雨柱的两斤肉票。

何大清一惊,赶紧把手伸到裤兜里,钱和肉票都不见了。

要是想花一块钱呢。

又是意念一动,还没伸出来的手就在裤兜里摸到一块钱。

兴奋俩字,难以形容现在的心情。

天下我有。

吹着口哨走进厨房,一直等到包厢领导走人,何大清起身。

“去把包厢收拾了,我先回家!”

马华点点头,别人都走了,只能他干了。

提起包正要走。

“嗯,何不试一下呢?”

意念一动,手中的包不见了。

已经在识海中的储物空间里。

瞥了一眼案板上剩下的半截瘦肉,一把抓过来,意念一动。

肉不见了。

已经出现在储物空间里,外面还包裹着一层白雾。

好使。

刚踏入前院大门。

“何大清,回来了。”

寂静的冬夜,除了西北风的呼啸,没有别的声音。

突然有人说话,还真吓了一跳。

“三大爷,人吓人吓死人,你懂不懂!”

何大清一脸的嫌弃,继续朝前走。

阎埠贵扶了扶眼镜,赶紧跟上。

“何大清,三大爷有事请你帮忙。”

一脸的虔诚,还真有点像教书先生。

只是,在这笑容当中,不知道又算计什么了。

“什么事,您说。”

何大清不耐烦道,急着回家做肉丝面呢。

“我老大结婚了,你知道哈。”

“知道,没请我吃席。”

“这不还没摆酒席嘛。”

“哦,那三大爷是要请我吃酒席。”

“别打岔,听我说。”

阎埠贵又扶了扶眼镜。

“我老大和于莉结婚,他们家要摆酒,我们就不摆了,都他们家摆就行。”

“嘿,那挺好,三大爷会算计,这就把做酒席的菜都省了。”

“不是,只是,不想浪费。”

“切,真的?”

何大清自然不相信了。

之前买个自行车回来都没请客。

这年头,谁家有个喜事啥的,不请街坊邻居吃顿饭啊。

办酒席,要随礼。

不过,按照阎埠贵的精打细算,会考虑随礼的钱与被吃掉的哪个多。

一家人只随一份儿礼,好几口人吃。

就像秦淮茹家,一份儿礼,五个人吃。

二大爷,一份儿礼,四个人吃。

何大清都是三个人吃。

算下来,这得亏。

“那自然,小瞧你三大爷了不是,我还能省那钱。”

阎埠贵脖子一仰,绝不承认。

“嗯,是,您不省……谁省啊。”

“行了,我还没说正事呢。”

“嗯,您说!”

“就是那酒席,想让搭把手,给做了。”

“成,回头你告诉我哪天,我抽空去就行,老规矩,五块钱。”

“见外了不是,跟三大爷还收钱。”

“嘿,三大爷,合着,你是想让我白干啊,那不成,我给领导做顿饭,人家都给十斤粮票呢。”

何大清摇头摆手,决不干。

“别急,有好事。就于莉,有个妹妹,于海棠,水灵着呢,介绍给你。”

阎埠贵眼睛一眯,嘴角一弯,双手插袖口,一脸笑意。

好像吃定了何大清想要对象。

“不用,不稀罕。”

何大清摇摇头,抬脚就走。

“别急着走啊,再商量商量,要不,我给你介绍冉老师。”

“您可千万别,冉老师我自己找。”

提到冉老师,何大清心中一暖,脚步快了几分。

“哎,别走啊,商量一下……”

“怎么样?不答应?”

三大妈走过来问。

“这小子转性了,介绍对象都不要了。”

之前还求着让自己牵线冉老师,现在主动要求都不要。

不稀罕于海棠,人家都不喜欢你个厨子。

话说回来,这小子最近变化挺大的。

阎埠贵看着何大清的背影,有点出神。

“要我说,就给他五块钱得了。老大不是给了你二十让张罗酒席吗?”

“你懂什么,五块钱够咱家七口人吃俩月棒子面了。我想想办法,你别管。”

最新小说: 修真归来在都市 绝色总裁的极品狂兵 最强神眼 校花之高手无敌 我的美女公寓 龙王殿之狂龙在世 从收租开始当大佬 我真不想做渣男啊 直播之荒野挑战 乡村妖孽小医神